18918698117

郭德纲应该向雷军学学企业管理
来源: | 作者:qiyeguanli | 发布时间: 2016-09-09 | 1213 次浏览 | 分享到:
      这一周,青年相声演员曹云金手撕郭德纲,师徒恩怨引发网友持续关注。曹的万字长文谈及当年与郭德纲闹翻经过,不过就是因为觉得自己为德云社卖了命,也没落得三瓜俩枣,待遇太寒酸。说到底,这就是一场劳资纠纷,难怪有网友调侃“师徒闹翻原因:郭德纲缺德,曹云金无金”。
      曹云金长文里试图用现代法治和道德反击郭德纲,也就勾起了网友对传统学徒制的反感。@莫明其妙2017 说:“师徒制这种气度小空间窄的组织,也就是小农经济里有生存空间。”@杨时旸则认为“德云社就是个缩小版的富士康,他们的员工都是演员,流水线上生产的是相声而已。既然有员工,有产品,那么就是企业,后来,郭德纲也要和员工签署合同,他是承认这一点的。但他又巧妙地使用着师徒、传统和恩情这样的感情牌,进行笼络。这一点本身自相矛盾。郭德纲与曹云金以及其他那些闹翻的徒弟们,不过是有人维护旧制度,有人发起了大革命。”
      但也有人觉得,相声行当比较特殊,传统学徒制有其合理性。作家@宝树 说:“这种师徒关系本质上和中小学那种师生不一样,本质问题是徒弟要和老师进入同一行业,很可能产生利益冲突,因此要求一种更紧密的利益捆绑和道德约束。和文化传统关系很小,张益唐对其美国导师 欺师灭祖 ,照样落魄街头洗盘子。而且这种师徒往往不只是教授技艺,而是老师利用自己的资源人脉去推学生,势必也要求学生更多回报。学术界只能用柔性的方法去控制,演艺圈那很简单,以后最多转型变成合约制,规定我的公司培养你,你必须服务多少年,给我们多少提成,那就不是人身依附了吗?换个名字而已。”音乐人@杨樾杨樾 也说:“德云社当然不是法外之地,但法律下面还有规矩,还有道德。你妈规定你放学先写作业再看电视,法律里没有这条,但是你就得听你妈的,对吧?隔行如隔山啊,曲艺是个很小很小的行业,小到大多数人只看过演出,却完全不了解这个古老的行业。人们试图用创业公司和娱乐公司的模式来解读德云社,是讲不通的。”
      在现代市场经济里,传统学徒制到底该何去何从呢?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经济学助理教授包特从经济学角度分析说:“具体到郭德纲与曹云金的个例,一方面来说,要求或者推动传统曲艺行业实行现代劳动雇佣合同可能是市场经济的大势所趋;但另一方面来说,由于曲艺产业涉及很多无形资产,比如原创节目的知识产权,和以类似商业机密的方式保存的行业诀窍,如果相关的知识产权,竞争和商业机密保护的立法不够完备,仓促推动劳动力市场现代化也可能带来利益相关方权益的受损。在这种情况下,伤害的无论是师父还是徒弟的利益,都可能降低双方对创新和人力资本的投入,从而使行业的整体发展恶化。这方面,欧美的文艺娱乐产业和相关立法有很多经验,特别是其中关于在职发明和保密与竞业限制协议的部分,也是值得我们的主管部门和立法者参考借鉴的。”
      那 么,传统学徒制、梨园班社体制和现代企业制度之间能不能有效融合呢?托马斯骆认为,虽然“每个老板心里都住着一个郭德纲”,但还是有企业家把现代企业制度和班社体制完美结合起来。“这点不得不佩服雷军。 雷军系 自然以雷军本人为堂口老大,堂中坐着黎万强、李学凌、傅盛、陈年、王峰和毕胜一干脸面人物。他们当年大多都是雷军在金山的旧部。现在有的人在小米里面当中流砥柱,更多的出去创办了自己的公司, 孵化 出了YY、猎豹、蓝港和凡客们,都拿了雷军的天使投资甚至中后期投资,让雷军坐在董事会里。尽管每个人都自立门户有自己的一个堂口,但小米发新产品他们都赶回来站台,自己的公司要发新产品、谈战略合作、流量支持、融资甚至上市,雷军差不多都出来背书和帮忙。”所以,作者最后建议,德云社可以向风险投资、律师和会计师等行业学习管理模式,“德云社完全可以变成 北京德云社文化传播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从于谦老师往下,岳云鹏、栾云平、孔云龙和陶云圣这些已经成名的角儿,都当这家有限合伙企业的LP(有限合伙人),无论德云社自己的演出还是外面接的演出,按比例收取大头儿佣金,余下的归德云社合伙企业的管理公司(GP)——— 北京德云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所有,用作管理费,维持公司的日常发展和其他非合伙人演员的工资开销。里面是这套利益分配的规矩,外面有师承、有族谱,开枝散叶,互相提携,讲究情分,恪守规矩,把相声说好,把西河大鼓唱好,我们喜欢听,你们有钱赚。”
新闻内容调查
您对我们提供的哪些新闻内容感兴趣
您对我们提供的哪些新闻内容感兴趣
  • 最新的公司优惠活动
  • 国家相关税收优惠政策
  • 公司最近的经营状况
  • 公司经营的相关知识与法律法规